“SCI小铺”10年不倒店主牟利数百万元

十年前,《长江日报》曾以《房奴博士一年卖8篇SCI论文》为题,报道了一名工作在上海的博士生网上售卖论文一事。如今据媒体报道,当年30岁的博士已变身为40岁的“论文写手”,不变的是他在网上开设的“SCI论文小铺”仍在营业,其中还特意突出“十年老店”的标签。当年这篇批评报道也被他贴到自己的微博上。现在,“SCI论文小铺”生意依旧红火,至今已卖出100多篇SCI稿件,发表于国内外学术期刊,购买者基本是高校师生,店主因此牟利数百万元。

买卖论文真是不触犯法律,甚至受法律保护的吗?非也!2018年,为净化网络学术风气,科技部会同相关部门开展了“清网行动”,当年,互联网中“论文买卖”等若干组关键词的搜索结果减少比例超过95%,论文买卖网站链接和相关广告用语明显减少。科技部政策法规与监督司司长贺德方表示,任何机构、任何个人打着“科技服务”的幌子、行论文造假之实的都要严肃处理。

这家“SCI论文小铺”可以说是漏网之鱼,而之所以还能生存,一方面是网络平台法律意识不强,以为买卖论文也是合法买卖;另一方面则是存在对买卖论文的需求,而买论文者的学术不端行为没有被发现、追究,进而卖论文者的违法造假行为也就没有被发现。

对卖论文的责任追究,应该以追查买论文者的学术造假行为作为由头,否则确实比较难查——即使查处了公开的交易,梅斯也会有地下交易。因为如果购买论文者的行为都被纵容,那卖论文者就一直会有市场。当前存在的比较严重的问题就是,对于通过买卖交易买来的论文,购买论文者所在机构很少认真查处,只要买来的论文不涉嫌抄袭,买论文者被发现、查处的风险就不大。

这又和学术评价重论文发表,不重论文本身的质量有关。重论文发表,是关注论文是否发表、发表在什么期刊上,至于论文的内容如何,有无创新价值,则不太关注。这种重论文发表的学术评价体系,就给了论文造假、论文买卖生存的空间。

如果重视的不是论文的发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cjx168.com/,梅斯而是关注论文本身的创新价值,要对作者进行相应的答辩,那么,造假的论文或买来的论文,就必然会露馅,这也就从根本上堵上了论文买卖的可能。然而,当前的学术评价,恰恰只重视论文发表的数量和期刊档次,并不太重视论文本身究竟有多少原创价值。

最近,教育部在印发的《关于破除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了十个“不得”的底线要求。包括不得过分依赖国际数据和期刊,防止国际期刊论文至上;不得将SSCI、CSSCI等论文收录数作为导师岗位选聘、人才计划申报评审的唯一指标;不得把SSCI、CSSCI等论文收录数作为教师招聘、职务(职称)评聘、人才引进的前置条件和直接依据等。这十个不得也适合其他学科领域,只不过不同学科领域有不同的发表论文收录要求。梅斯

要切实落实这十个不得,破除“唯论文论”,就必须改革评价机制。我国的学术评价之所以重视论文发表,而非论文本身的价值,根源在于对学术进行行政评价,缺乏专业性并重视学术政绩的行政评价,就会实行量化评价。而要重视论文本身的价值,对学者的研究能力和研究成果进行具有公信力的评价,就必须发挥专业的学术共同体的作用。推进专业评价,是治理包括论文买卖交易在内的学术不端乱象的根本之策。

报社招聘招聘英才广告服务合作加盟供稿服务网站声明网站律师信息保护呼叫中心服务邮箱: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