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经对话全球城市竞争力项目主席克罗索:后疫情时代经济发展关键在重塑消费需求

伴随着疫情的减缓趋势,许多国家已经将重启经济摆上了议程。在此背景下,中国重启经济的经验也受到国际社会广泛关注。

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将呈现怎样的特点?经济重启的关键是什么?中国又将在全球经济复苏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特别对话了全球城市竞争力项目主席、美国巴克内尔大学经济学教授彼得·卡尔·克罗索(Peter Karl Kresl)。

世界旅游组织统计的数据显示,克罗托内疫情期间,全球有217个国家和地区实行了边境限制和封锁措施。在此情况下,各国第一季度经济指标均呈下滑趋势。

美国一季度实际GDP下降了4.8%,超过预期的-4%,创下了2008年以来最大单季跌幅;英国一季度GDP环比萎缩2%,为2008年第四季度经历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季度降幅;韩国一季度GDP环比下跌1.4%,创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单季环比降幅。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此前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2020年全球经济预计将急剧收缩3%。同时,IMF点明,这次卫生突发事件和相关防控措施造成的产出损失,甚至可能使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损失相形见绌。

“疫情对全球经济活动的影响可能还会持续至2021年。”克罗索教授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几乎所有的行业都难以避免此次疫情带来的冲击,甚至是医疗保健领域,由于医院不能进行常规的择期手术,其营收将会受到重挫,而受影响最大的还是制造、零售、旅游、餐饮和娱乐企业。若纾困资金不能很快到位,那么经济衰退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只有在成功控制疫情后,也就是在相对长的一个时期内不再有新增病例,我们才能考虑经济恢复的问题。”克罗索教授说道,“而其中关键的一点是重塑消费者信心。在美国,经济增长的70%都来自于消费者支出。只有消费者在重建个人或家庭财务状况并有信心走上街头后,他们才能将剩下的可支配收入用于零售、娱乐、旅游或其他支出。”

随着防控措施的逐步放宽,各国政府不断出台刺激政策帮助经济活动恢复正常,IMF预计世界经济将在2021年有所缓和,全球经济有望增长5.8%。

值得一提的是,在《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2020年全球经济总体萎缩3%,但中国的经济增长预测却是正向趋势,增幅预计为1.2%。中国是少数几个有望在2020年实现正增长的国家之一。

另一方面,据新华社报道,在全球经济受挫的背景下,随着疫情受控,中国的主要经济指标包括工业、服务业、社零和进出口均有大幅改善。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1%,比1~2月收窄12.4个百分点;高技术产业增加值增长8.9%,比前两个月回升20多个百分点;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5.9%,克罗托内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3.6%,比上年同期提高5.4个百分点。

对于疫情后中国经济的发展,克罗索教授认为,经济增长是由出口或国内消费商品以及生产者市场所推动,这是中国经济强劲实力和韧性的体现。

“经济韧性即一个国家在经历衰退后恢复经济的能力,如果一个行业崩溃,该行业的资金、劳动力和能源可以流向另一个行业并扎根下来。”克罗索教授解释道,“经济韧性在接下来的一两年中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不过,它也将受到金融机构在经济重组时提供资金的能力的影响。”

“中国拥有非常强大的电子产品、汽车和汽车零部件、服装生产等市场。毫无疑问,中国肯定有能力在国际生产者和消费品市场上再次获得成功,只需要具备干劲和进取心即可。”他这样评价道。

一组数据很好地佐证了克罗索教授的观点。4月份,中国外贸出口在经历了连续三月的负增长之后转正。据海关总署数据,4月出口同比增长8.2%。整体来看,出口呈现为逐月改善的趋势。

他说道:“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已经达成了非常伟大的成就。未来,只需要在全球生产领域中继续找准自己的位置。”

防控日益常态化的“后疫情时代”已经来临。在后疫情时代,全球化是否会面临严重倒退?对此外界众说纷纭,观点不一。

对此,克罗索教授的观点是,后疫情时代中全球化仍然是趋势,封闭型经济是需要避免的。“在全球化的体制下,自由贸易、资本和人口流动以及国际技术和研究成果共享使得所有的参与者都能从中合理地受益,而封闭性经济完全限制了这些积极举措。”

“推动经济复苏的关键因素将是各国进行广泛合作以实现共同的目标的能力——包括创造经济增长、提高就业、保证稳定的金融市场、消除贸易壁垒等。”克罗索教授告诉记者。

记者注意到,在全球经济受到疫情冲击的大背景下,企业停工现象普遍,多数股票从年初至今表现疲软,但包括亚马逊、奈飞、微软等在内的科技股却呈现出强劲的涨势。

克罗索教授表示,技术密集型企业不会受到太大的负面影响。在“后疫情时代”,技术密集型产业的复苏将是最为强劲而迅速的。

“后疫情时代的经济可能将减少对传统人工劳动力的需求,更加偏爱自动化、机器人以及在家办公等模式。这一特点可能只会在少数几个领域中得到强势的体现,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更多的领域也将呈现这种趋势。”克罗索教授说道。

他进一步阐释道:“以汽车制造领域为例,该行业的劳动力密集度已经远低于几十年前,通常都是由一个工人管理一组机器人完成工作,许多生产线上的工作已经消失了,这个行业已经从传统的蓝领体力劳动转变为高科技领域。高科技正是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的关键因素。”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cjx168.com/,克罗托内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