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南海的医院一个医生的情怀:梅斯独家——中国最南医院揭秘

转眼2个月过去了,但2个月前的那天,那个管辖了200万平方公里南海海域的医院,那个只有一个专职职业医师的医院,那个情怀满满的院长,那碧蓝的天空和碧绿的海水,那个神奇的岛上的一切,依然环绕在我眼前,仿佛就在昨天……

2016年9月1日清晨,一睁眼就透过船舱的窗户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才意识到我现在远离大陆,我在南海心中暗自庆幸慢摇了一晚居然没有吐。扫了眼手机,信号依然满格,随口嘟噜了句:船开了一晚上,信号依然满格。下铺传来声音:习大大都说了,南海是我们的!既然是我们的,怎么可能手机没信号!话音未落,我和同屋的另两位情不自禁地笑了,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居然让我在一大清早就在心中燃起了自豪。

船舱的房间有4张床,两位是来支教的老师(一位是永兴学校的校长,一位是永兴学校的老师),一位是来考察的神秘大叔。还有我,来自梅斯医学,怀揣着梅斯对改善医疗质量的梦想,想用我们的力量去支持南海的医疗,也想去了解那个神秘的医院。

早上7:00,三沙一号补给船终于抵达了永兴岛码头,从昨晚18:00在海南文昌清澜港启航,已经过去了整整13个小时。我早早地洗漱完毕想上甲板去看看,耳边却传来了广播:尊敬的乘客、领导你们好,永兴岛码头为军用码头,禁止拍照,若发现拍照并上传到网上将按国家军事设施保密法追究……看到我困惑的眼神,校长说:甲板不开放,不用拍了,每个上岛的人都是岛上单位邀请的,一查一个准。这时我才想起那张印着单位名称的船票,和登船前每个人都签过的承诺书。

我索性收起了手机走下悬梯,想着怎么用肉眼去感受这个神奇的世界。虽然觉得自己在出发前做了功课,把网上关于永兴岛的有限信息都翻了个遍,但当我踏上岛的那一刻,还是被震撼到了。战机呼啸着略过头顶直插云霄,3分钟一架不间断;漆着迷彩的武装直升机在头顶轰鸣;港口内停泊的各式酷炫军舰被朝霞照得泛红;荷枪实弹的军人,10步一岗……我深吸一口气,对自己说:三沙,我来了!突然感觉到了裤兜里的手机在震动,是林院长,我扯着嗓子对着电话吼,然并卵,依然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林显伟,三沙市人民医院副院长。1992年,从海南农垦卫校毕业的林显伟回到家乡临高多文镇卫生院,得知临高医疗支援队刚从西沙返回,他羡慕得不得了。1998年底,林显伟当上临高县龙波卫生院院长。1999年,林显伟回到海南医学院深造。2002年,32岁的林显伟获悉西沙工委的医院需要医生,便毫不犹豫前去应聘。至今上岛工作14年。

寒暄了几句,林院长带我来到了一辆救护车旁。院长亲自开救护车来码头接人,而且救护车上居然已经坐了好几个人。一问才知道,他们是和我同一艘船来的医疗支援队,来自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

路上是整齐的街道,穿插着雷达、掩体和红绿灯。从码头到医院,救护车只呼啸了5分钟。林院长招呼着我们先去吃早饭,走了两步就到了三沙市政府食堂,菜品种类丰富,还有自制的各种酱料。穿着各种制服的人前来进餐,空军、海军、公司职员装扮、也有工人装扮,吃完了都会主动收拾餐盘。没有服务员的黑脸,没有嘈杂的喧闹,有与中国任何一个食堂的似曾相识,又有一份特殊的井然有序。林院长和我边吃边聊:岛上什么都不产,每一粒米都要靠补给船从海南运过来,所以什么都不应该被浪费。林院长无意中的一句话,让我感受了上岛的第一课。

吃完饭,林院长先走了,说要回码头还有东西要去接。这时我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医院,从外观上,一个典型的二级医院。

不一会儿林院长开着另一辆救护车回到了医院,一辆崭新的梅赛德斯奔驰救护车,而且救护车里居然还塞满了担架、拐杖、轮椅。原来这辆车也是同我们一艘船来,救护车和车内的医疗器械都是医院新到的物资。趁着卸物资的功夫,林院长拉着我参观医院,并向我介绍:三沙市包括永兴岛和所有的南海诸岛,市府设在永兴岛,2012年三沙成为了海南省的一个地级市,之后国家对岛上的建设投入很大。三沙市人民医院定位为急救医院,包括岛上急救、陆上急救和海上急救,为永兴岛和其它南海岛礁上的居民和工作人员提供医疗服务。病人紧急处理后会在2个小时内由直升机送往海南做进一步治疗。所有二级医院有的设备我们现在基本都有了,甚至连磁共振也马上会运过来。硬件上什么都不缺,但我们缺人!目前医院有6名工作人员,其中1个医生(林院长本人)、1个实习医生、2个护士,2个负责高压氧仓的工作人员。医院甚至有9个固定编制,但只有我一个人算是编制内,也只有我一个人有职业医师执照。为缓解人员紧张,三沙市政府和海南省医学院签订了合作协议,由海南省医学院附属医院每3个月一期派出医疗支援队。但即使这样,人员仍然严重不足。一方面需要经常派出医护人员去管辖的各个岛礁为当地渔民和工作人员提供医疗服务,另一方面在各个岛礁建立长期卫生站的工作也排上了日程。从永兴岛坐船到最远的永暑礁(2015年吹沙建成的人工岛之一),单程需要2天!

在南海各岛礁中穿梭工作的医生,这是怎样的一种历练,怎样的一种情怀。当我还在沉浸在情怀的思绪中时,医疗支援队已经摆开架势,开始了一天的义诊工作。

由于靠近赤道,中午的日照太过强烈,岛上大部分的单位都是早上和下午工作,中午休息。吃过午饭,林院长找了间房间让我午休:现在的条件已经很好了,几年前岛上用电还非常紧张,所有的人都只能吹电风扇,现在基本都有空调了。原来补给船每月才来一次,现在基本上每周都有一班,岛上的发电也基本有了保证。岛上以前只能储存雨水饮用,生活用水都要回收,现在新的海水淡化厂已经建成,岛上的淡水供应基本没有问题了。我能看到林院长的眼神中,含着沧桑,更含着希望。

下午,陆续有病人前来问诊。还有海口广电的记者过来采访,他们上午在永兴学校采访。今天,9月1日,新建成的永兴学校如同祖国其它地方的学校一样,开学典礼,升国旗!让我想起同船来的那两位支教老师,同是30多岁的年轻人,却用他们的方式经历着不一样的人生。

走,带你们去岛上逛逛。我跟着医院的电瓶车参观了全岛。新建的航站楼(只有军机和民航包机)、蔚蓝的海滩、海浪、部署在海滩上的防空导弹基地、荷枪实弹的战士,让我在脑海中随时切换着可以形容这个岛的各种标签:中国的马尔代夫、南海的堡垒、神秘的岛屿……

看着遍布岛上的军事设施,我问林院长:南海形势紧张的时候,你在岛上有过担心吗? 一点都不都担心,因为我们的准备很充分!我们岛上的工作人员,都是民兵,会定期参加军事训练。另外,你看看码头的军舰你就能感受到,现在国家强大了,更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林院长自信满满的回答,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这里远离海南岛的大医院,任何危急关头都需要我们第一时间上阵抢救。别看我们医院小,但我们是救命、保命的医院。一次,在西沙海域,一名来自广东台山的30岁渔民潜水时,被剑鱼咬伤了半边颅脑,血肉模糊。接到渔政部门的报告后,我们立即对伤员展开抢救,为渔民输液、止血和清创缝合,这名渔民最终脱离了生命危险。

去年的一个午夜,在永兴岛某工地内,一名建筑工人腿部受伤严重,在检查了伤者病情后,我们第一时间通知驻岛值班室,协调他们派出直升机进行救治。当时,由于医院人员都被派往了其它岛礁,医院人手紧缺,我只能医生、梅斯护士的双重职责一路将患者送上飞往三亚的直升飞机。

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通过各种方式,让三沙市在每个小岛上设立卫生室,并让它们能发挥作用。现在我们每个月都会到各个岛礁上培训渔民医生,让岛上居民可以就近开展互助医疗。走在沙滩上,说到他的病人,林院长眼中放光。

是什么支撑着你这么多年扎根三沙,扎根南海?看着林院长,我忍不住问。情怀!作为一个医生的情怀!还记得小学课本里《富饶的西沙群岛》那篇文章吗?我永远记得里面的内容:西沙群岛的海里一半是水,一半是鱼。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我的梦想就是到祖国最需要医生的地方去。不管再远、条件再艰苦,我们都要让三沙的居民觉得,他们的健康时刻都有保障……我希望和更多的同事一起,为提升三沙医疗卫生水平而努力!

此时,我想我已经找到了此行的答案:林院长,您对南海医疗的执着,正是我们梅斯人对改善医疗质量的不懈追求,我们有义务让更多的人知道您和您的故事,让更多人知道三沙医院的故事。一定会有更多的中国年轻人,用各种方式参与到三沙医疗建设中来……

本次活动由梅斯医学组织,受邀为南海联合医疗支援队充实志愿者。南海联合医疗支援队为三沙市人民政府与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联合建立,由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的派出医护人员和梅斯医学招募的志愿者组成,由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负责管理,对口支援三沙市人民医院。

1、活动时间:报名10.13-10.26,投票10.27-11.2,活动全程义卖为志愿者加薪。

3、报名方式:报名截止时间2016年10月26日24:00。填写真实基本信息,上传本人真实照片两张,第一张将作为头像。

(1)10.13-10.26报名期,梅斯医学从所有报名选手中根据信息的完善度和关于为什么我能胜任该工作的描述中筛选医生和护士各50名。

(2)10.27-11.2,针对这100名医护工作者投票,投票者拥有每人每天3次投票机会。

(3)根据投票结果,医生和护士各选取Top10,由海南医学院附属医院组织上岛资格审查,通过后作为南海联合医疗支援队的备选队员,最终的志愿者上当名单将在梅斯医学app以及MedSci公众号中公布。

(2)上岛后,享受三沙市人民政府上岛补贴120元/天,在岛上的工行开户并按月发放;

(3)梅斯医学视频直播义卖活动所得款项扣除税收等成本后将全部用于支付志愿者上岛薪酬。

(1)三个月一期轮换(结合个人意愿和工作表现,志愿者可以申请大于三个月的上岛工作时间。表现优异者有机会申请在三沙市人民医院长期工作,并有机会申请医院正式编制),具体上岛时间在确定上岛名单时一并公布;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cjx168.com/,梅斯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