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去中心化”文化战略 蓬皮杜梅斯分馆建成

白色屋顶卷曲如巨大的贝壳,巨大的钳形物伸向天空,三个矩形的窗户就像触须上的眼睛……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新的分馆近日终于在法国东部的梅斯建成。这幢奇特的建筑似乎继承了巴黎蓬皮杜的古怪基因,当5月艺术和人民的涌入完整了这幢崭新的博物馆时,它是否会像当年的蓬皮杜一样创造新的奇迹?

蓬皮杜艺术中心的“新宝宝”也是个怪孩子——新的卫星博物馆诞生在法国东部城市梅斯,《泰晤士报》评价它“类似出现在中世纪欧洲传说中世界尽头的神兽”,它的奇特古怪,梅斯简直非人类词汇所能表达。或许是搁浅在远离大海的内陆的一枚贝壳?白色屋顶卷曲如巨大的贝壳,近距离细看从贝壳里伸出的每一个突起,就会发现它更像一只伸展了四肢的寄居蟹,一个巨大的钳形物伸向天空,三个矩形的窗户就像触须上的眼睛。

这种古怪或许正是继承了蓬皮杜血液的缘故。1977年,伦佐·皮亚诺和理查德·罗杰斯的设计几乎让保守的巴黎市中心陷入崩溃。整个博物馆就如一个骨架、内脏全部裸露在外的巨型怪物——红色的交通设备、蓝色的空套设备、绿色的给排水管、黄色的电气设备……沿街立面上以颜色清晰标注的各种管状物坦诚欢迎八方来客,另一个立面上,装有自动楼梯的圆形透明管道蜿蜒而上。整幢建筑似乎是为了从虚伪的装饰中解放出来,也使内部空间布置更为灵活。这项旷世杰作宣布了一个崭新巴黎的诞生。首任馆长蓬杜·于丹(Pontus Hulten)说,“博物馆不再是存放失去了社会功能的作品的祭坛,而是艺术家会见公众,并激发公众创意的地方。梅斯”蓬皮杜中心是人民的波普建筑宫殿,当时另一家法国报纸的标题是“越怪胎,越时髦”。

那么这个新怪物呢?“我们希望梅斯蓬皮杜也能代表类似的精神,”其建筑师之一坂茂(Shigeru Ban)说,“不是复制旧有的,而是同样具有对公众的开放性。”

坂茂的方案在2003年击败了另外150个设计而获选。这位52岁的日本建筑师因其纸管建筑设计在灾区应急重建方面的贡献而获得国际声望,他最著名的建筑包括1995年阪神大地震之后建起的纸教堂(2005年拆解后搬到台湾地震灾区)和随着艺术家格利高里·考伯特的作品做全球巡展的游牧博物馆,2008年他为四川灾区设计了纸学校。而这一回,花费了6900万欧元和7年时间建成的梅斯蓬皮杜也神似一个临时性的大帐篷,“是的,像一个马戏团大帐篷,”坂茂说,“市民可以聚集在这里,这是一个大集会场。”

屋顶诉诸表现主义的美,而帐篷下面似乎是一团乱,结构上同屋顶毫不相干。但是坂茂的法国同事让·德·加斯汀纳(Jean de Gastines)保证这并不是随意安排的。高高在上,但还未到屋顶的地方,三个内设画廊的矩形“管道”互相叠加,两两呈45°角,三个管道的尽头则是整面的玻璃。这三只眼睛从帐篷上的三个洞眼向外张望,正好能看到城市的地标——哥特式大教堂、城堡,以及100年前在德国占领下建成的莱茵火车站,坂茂说这些风景触发了他设计屋顶的灵感。“老蓬皮杜的问题是,”他解释说,“它不能展览真正的大型建筑。天花板太低了。”巴黎的蓬皮杜的内部空间极为简单,每个楼层都是长166米,宽44.8米,高7米的空旷大空间。7米高的楼层对办公研究来说是绰绰有余,对演出和展览来说则显得太低了。坂茂的建筑就不会有这些问题,底楼的第四展区天花板有10米高,这块展区加上三个管道对于艺术品的容纳力相当于泰特美术馆的涡轮大厅。

坂茂承认这是一项建筑实验——一幢看起来很临时的纪念碑。“如今的博物馆,”他说,“不是白色大盒子就是巨大的雕塑,它们吸引大量观众的同时也让同样多的人感到厌烦。”他希望这幢建筑的非正式性能像巴黎蓬皮杜一样动摇这种传统的根基。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cjx168.com/,梅斯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