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好东西就大方出手:一位世界级大藏家的成长轨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cjx168.com/,第戎

在伦敦克利福德大街上有一栋不起眼的五层小楼,在这片繁华的商业街中这栋楼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反而稍显局促。

虽然平时很少有路人在门前驻足,但这里却不乏世界各地的商业大佬和博物馆的管理者专门前来拜访。

这里没有招牌,只在二楼的一面绿色幡旗上印着“ESKENAZI”,这便是世界顶级古董商埃斯卡纳齐的办公室和他经营的那间享誉世界的古董店。

在坂本五郎、安思远相继离世之后,今年79岁的埃斯卡纳齐依旧活跃在世界顶级艺术市场,用他独到的眼光收藏自己喜欢的古董。

1999年,第戎2918万港币买下明成化斗彩鸡缸杯,直至2014年,这件鸡缸杯被刘益谦以2.8亿港币收入囊中;

2005年, 1568.8万英镑拍下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这些足以被写入史册的记录都是由埃斯卡纳齐创造的。

1939年7月8日,埃斯卡纳齐出生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他的先祖曾经是英国政府的得力间谍,家境富裕的他本来在土耳其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好景不长,

1942年11月,土耳其实行“资本税”,他们家的土地和房产就遭了殃,几乎被盘剥得一干二净。

为了逃避兵役埃斯卡纳齐去了意大利,在佛罗伦萨,他遇到了他的终生伴侣劳拉·班底尼,几年后,他们在伦敦喜结连理。

从20岁他在伦敦大学求学开始,他就利用暑假的时间为堂伯维多里欧在米兰市中心的画廊工作,日本和中国的艺术让他完全着了迷。

他不放过任何一次接触东方艺术品的机会,到各大博物馆去看实物,英国著名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和大维德基金会收藏了大量东方艺术珍品,几乎每个周末,他都会泡在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

与维多里欧交从甚密的挚友希尼·马畅1925年就在伦敦开了一家公司,专门经营中国瓷器和艺术品,希尼·马畅既是维多里欧的主要供货商,又是埃斯卡纳齐求学时的指定监护人。

1960年,维多里欧决定在伦敦设立办公室,伦敦方面由埃斯卡纳齐和他的父亲负责。这一决定改变了埃斯卡纳齐的人生轨迹,也成就了他的人生传奇。

刚上手的时候,伦敦古董界一看这是个毛头小伙子,多少生出些轻视之心。1967年,他的父亲英年早逝,伦敦方面的重担就全部压在他的肩膀上了,那一年,他28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在伦敦结交最重要的两个人就是在中国艺术品领域极具影响力的华威廉教授和玛格丽特·麦德里女士,前者是著名的大维德基金会负责人,后者则是该基金会瓷器馆馆长。

他曾向麦德里女士请教,怎样正确地描述一个罐子,她回答说:“如果你打电话向我描述你的罐子,而我能将它精确地绘制出来,那你就做对了。”

尽可能多地上手器物,阅读所有能找得到的参考书籍,他得到的第一本中国艺术品的读物来自维多里欧,那是威廉·侯尼写的《中国及远东陶瓷艺术》,在扉页上,维多里欧写下“这是一个开始。”日期是1961年6月9日。

埃斯卡纳齐在古董界如鱼得水的尽情施展自己的才华,埃斯卡纳齐有今时今日的崇高地位,除了勤奋,也和他的大手笔不无关联。埃斯卡纳齐做生意当机立断,绝不拖泥带水。

1965年8月,他接手了一大批日本版画,其中有月冈芳年、胜川春章等浮世绘大师的作品,特别是葛饰北斋21幅画作极其珍贵,第一次与世人见面。这些作品当初是以嫁妆的形式漂洋过海来到欧洲的。

它们的主人是奥特里欧·派西的日本妻子。奥特里欧·派西据说曾经为罗丹制作铜塑,这些重要的作品成为埃斯卡纳齐日后发展的关键一步。对,他迅速出手了。第戎

在顶级的日本版画鉴赏专家杰克·希利尔帮助下,这批藏品分三次拍卖。通过这次交易,埃斯卡纳齐拥有了充足的资金,可以让他在古董交易市场上放手大干一回。

上世纪60年代,伦敦古董市场上逐渐涌现中国唐代陶器,但并未大面积流行。1968年,朱塞佩在街边店买下来一件白地棕彩的唐三彩马,放在家中欣赏。

不料,当时他幼小的儿子也很喜欢这匹马。不得已,朱塞佩将三彩马送上了拍卖场。1969年11月,佳士得成功卖出,1.6万英镑。买家是约翰·洛克菲勒三世夫妇,如今收藏在纽约亚洲协会美术馆。

1972年,他的公司顺利扩展并且很快地搬入了皮卡迪利大街的166号更大的办公室。高雅的新画廊是由英国建筑学会的前主席约翰·普里兹曼设计的,

1972年2月29日新画廊正式启动,开幕前夕,许多的买家夜以继日排队,甚至睡在路边等候,首展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1973年的夏季展销会贵宾云集,他们亲眼目睹了瑞典国王陛下古斯塔夫六世阿道夫的光临。鉴于上年排大队造成的压力,此次采取一种结合时间与密封投标的方式,取代固定准备金。展册封面的洪武釉里红执壶,被东京的松岗先生购得。

在整个70年代,明代重要瓷器只在几个顶级收藏家手中,而元代艺术品则不受重视,作为元代艺术中佼佼者的元青花更是很长一段时间未收到主流学术界的认可。

但很早,埃斯卡纳齐就认识到元青花的重要性,他很清楚地记得收购一件绘有莲池游鸭纹的青花大盘的经历。

1973年底的一天,一位老绅士不约而至,他用报纸包着一件元青花来给埃斯卡纳齐看,他的心理价位是500英镑,最多也不超过1000英镑,实诚人。

而埃斯卡纳齐也实诚地告诉他:“你的元青花值1万英镑。”老者差点昏厥过去。不过有时候,太实诚也会遇到麻烦。老者想这是好宝贝啊,埃斯卡纳齐当即要买下,可是老者就是不肯出手。

两天后,他去参加一场拍卖,正巧碰上这位老绅士,一问,果然,他以10500英镑的价格卖给了罗杰尔·布鲁特,正巧,布鲁特认为这个价格买高了,于是,埃斯卡纳齐就以11000英镑的价格买下了它。

埃斯卡纳齐及其子 ,与元〈青花鱼藻纹大罐〉、元〈青花釉裡红大罐〉及明嘉靖〈五彩鱼藻纹盖罐〉合影。

等到每家博物馆都想有一件元代瓷器撑场面的时候,埃斯卡纳齐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

世界拍卖史上首件突破百万美元的青花瓷,就是埃斯卡纳齐在1987年买下的青花菱口盘,盘子内壁绘有鲤鱼水藻,并模塑蓝底牡丹纹,这是埃斯卡纳齐的心爱之物,在2002年11月的大展中,与另外两件青花大罐一起被放在展览最显眼的位置。

2005年,埃斯卡纳齐名噪一时,当然是因为那件大名鼎鼎的鬼谷子下山大罐了。在全世界范围内,绘有人物故事的元青花罐只有8件,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品。

这件鬼谷子下山大罐本来的主人是荷兰海军陆战队的哈罗·凡·莫马特男爵上校,他1913-1923年驻扎在北京,在那儿他得到了这件宝贝。

在佳士得上拍时,本件青花罐估价超过50万英镑。在拍卖日期临近前,这件罐子备受瞩目,价格也水涨船高。

佳士得的职员私下里打赌,最大胆的也就是800万英镑,结果,埃斯卡纳齐的拍价差不多是这个预测的两倍,为什么志在必得?因为这是他45年职业生涯来遇到最好的瓷器。

有趣的是,因为意识到在那场拍卖中必然会有许多竞价者出现,埃斯卡纳齐还事先与拍卖师商量了一个特殊的竞拍暗语。他告诉拍卖师,如果他戴着眼镜,则表示还将继续出价,反之则暂停出价。

可到了拍卖当天,他临时改变了原先的计划,原因是如果自己始终不出价,则会显得颇为奇怪。于是,当他竞价至800万时暂停了举牌。此时,拍卖师只能密切关注他将在何时戴上眼镜。可麻烦的是,那天他的镜框居然是肤色的。

当然,埃斯卡纳齐最终还是成了场上最后的赢家,他之所以有决心用1568.8万英镑(约合人民币2.3亿元)的天价拍下这件大罐,除了发自内心的热爱,更少不了他多年来对器物背后内涵深刻的学习和理解……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